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>
浪跡天涯終能找到歸宿
发布时间:{$itemInfo['publish_time']|date='Y-m-d H:i:s',_ _ _1xbet贵宾通道专属玩家,存款、取款、优惠更快速到账,更快速有效地解决您的问题.1xbet在线体育欢迎您参与到我们的VIP体验之旅.1xbet官网以雄厚的资金打造了这样一个高品质的线上娱乐平台!}##}来源:1xbet-1xbet在线体育-1xbet官网点击:20

  過去講起PJ Tucker,大家通常只會想到他是個瘋狂的球鞋收藏家,但在今年季後賽,他用球場上的表現讓全NBA更認識自己。

  .

  「我在招募的究竟是個籃球員還是個美式足球員?」前Texas大學教練Rick Barnes納悶道。

  或許第一眼看見PJ Tucker厚實的身軀都會和Barnes教練有相同的疑問。但考量他的身世背景,這事情一點也不奇怪。

  Tucker的父親Pops是個陸軍的退伍軍人,而PJ便是Pops Jr的縮寫。有個軍人父親,他所接受的家庭教育勢必相當嚴格。時常在場邊聽見Pops大喊:「保持侵略性阿PJ!每個籃板你都應該抓下來的!」

  .

  Tucker和Chris Paul在學生時期就是很要好的朋友。他們曾經說好要讀同一所大學,但由於Tucker在學業成績上似乎沒達到Wake Forest大學的入學標準,他們倆的約定因此破滅。

  隨後Tucker決定前往Texas大學就讀。教練Barnes對他帶給球隊的一切都相當滿意,唯有一點讓Barnes特別操心,那就是他的跳投能力。不過即使教練苦口婆心的提醒Tucker,他總是冷冷的回應:「我可以輕易的在禁區肆虐對手。」

  回想起當時情況,Barnes說道:「Tucker在場上就像隻飢餓的野狼。他的眼中只有球,一但被他逮到機會,任何籃板球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確實就如同他所說的,他能肆意在禁區屠殺對手。」

  2004-05賽季,大二的Tucker和大一LaMarcus Aldridge披著Texas大學的球衣在場上攜手奮戰。Aldridge一直是個喜愛中距離投射的球員,但Barnes教練更希望球隊往內線強攻,因此他決定把球塞給6尺5吋的Tucker朝禁區猛攻,沒想到這策略還真的奏效了,大二賽季他打出13.7分8籃板的好表現。大三賽季更是繳出16.1分9.5籃板的優異數據,他也因此獲得進入All-American Second Team和Big 12 Player Of The Year的殊榮。

  

  (Ronald Martinez/Getty Images)

  但他的大學生涯卻因一個孩子的出現而走到盡頭。

  而那孩子正是…

  “ Kevin Durant. ”

  為什麼這麼說呢?當時KD正在接受Texas大學的試訓。一般來說被招募的高中生是不會和該試訓球隊的隊員打比賽的,但KD卻堅持想加入全場的對打。沒想到他卻在場上教訓了所有隊員甚至是從歐洲回來的校友們一番。這畫面就像KD是唯一的大學生而其他人只是高中生一樣。

  Tucker心裡想:「他到底還繼續唸書幹嘛…」

  因為KD的出現,Tucker知道自己的大學生涯已來到盡頭,即便Barnes教練希望他能再留一季來開發他的投射能力,但Tucker卻婉拒了Barnes的請求。他想離隊並成為職業球員的心意已絕。

  .

  2006年被暴龍以第35順位選中。Tucker在單季47勝35敗的季後賽球隊裡幾乎沒有上場時間。先別管上場時間,他連在訓練時都感到非常掙扎。

  “ You can be in the league and still feel like you're not in the league. ”

  Tucker遭遇了他從沒經歷過的低潮。即便有能力成為聯盟450名球員之一,但他卻被遺忘在板凳最末端。

  整個賽季僅有83分鐘的出場時間,他在多倫多留下了場均1.8分的成績。季末也理所當然的被球團給裁了。

  上述這些事情還不是最慘的。

  Tucker被聯盟貼上 “ Tweener ”的標籤。他的身高不足以在禁區討生活,但不快的速度與糟糕的投籃手感又沒辦法在外線討生活。總之就是個位置相當尷尬的一名球員。

  被聯盟貼上這樣的標籤基本上等於宣判了整個職業生涯的死刑。

  但Tucker並沒有因此放棄籃球,他對他的經紀人Buck說道:「我只想要打球。去幫我找個在歐洲打球的機會。我會在歐洲證明自己並拿下總冠軍,隨後再向NBA證明我的能耐。」

  標籤